#83 Table Talk – How do Chinese rate foreign food?

Podcast Transcript

Molly: 大家好欢迎回来MaoMi Chinese!上一次,和我的两个朋友Archie,还有Emily, 聊了一下我们的家乡菜,还有我们喜欢的中国菜,今天我们会一起来聊一下我们吃过的外国菜,Emily和Archie,你们准备好了吗?

Archie: 大家好!

Molly: 欢迎回来,又回来了。

Emily: 大家好。

Molly: 大家好。我们今天开始继续聊吧。我们三个人其实都去过蛮多地方的,也吃过蛮多地方的菜。我们先从好的说起好了。外国菜里边,你最喜欢哪一国的菜。

Emily: 意大利!西班牙和意大利。

Archie: 是我的话,我的话,我觉得我一定要投这个泰国,或者是韩国或者是墨西哥,这是我,可能就是,如果我身在国外我的TOP Three的选择。

Emily: 我的格局小了,我刚刚想到的就是欧洲。当然啊,肯定是亚洲菜啊。

Archie: 对吧。

Molly: 我也喜欢泰国菜,然后我其实非常喜欢法国菜。法国菜真的太好吃了。我非常喜欢他们对待食物的那种很精致、很认真的态度,就是跟英国菜比起来真的是……. 英国菜就是什么东西塞进烤箱里边,要不就什么东西都拿来炸,没有调味。

Archie: 虽然我们说粤菜吃的是食物本味,但是像他们蒸东西的话,他们会放姜啊,会放葱啊,这些东西。

Molly: 然后再聊一下,说一下,来,快,赶快想一想,你吃过的菜里边,说一道你觉得最好吃的外国菜。我先来好不好?我印象中,我觉得最好吃的外国菜,就是有一次去巴黎,法国巴黎旅游,然后在一家餐馆,也不是那种很有名的餐馆,就是那种小餐馆,很温馨的,很有家庭氛围的那种小餐馆,吃到的一个红酒炖牛肉。太好吃了,因为炖得非常入味,而且他们调味很棒啊。牛肉已经是炖到化的,那种就是入口即化,就是舀一勺,然后放进嘴巴里面就是你会感到那个牛肉的鲜味,就在嘴里化开,然后牛肉包裹的那种酱汁的香料的味道,就在嘴巴里面爆炸开来。太好吃了,我一定要投这个红酒炖牛肉一票。法国菜。

Archie: 真的我还得想,因为我就是好难选择,我就是只能选一道,觉得就是最好吃的最爱的最感觉,感觉就是有一点,就是不知道到底要选哪一个很难。

Emily: 我想到了先来吧。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要首推韩餐叫脊骨土豆。

Molly怎么样的一道菜?

Emily我没有在韩国吃过这道菜,但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在北京望京,是一个类似于北京的韩国村的一个地方,它那边有很多非常地道的韩餐。然后有一家叫喇喇脊骨土豆。诶?我也在给它打广告,不过无所谓,我也借安利了我身边所有的朋友了。就是北京必吃,它非常好吃,是用猪的脊骨,但是它的肉非常多,然后锅里面也有泡菜,也有它调的那个韩式的汤,它其实类似于一个韩国的火锅,只不过它是用泡菜调出来的。然后它的主要的料就是脊骨,太好吃了。我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的一个闺蜜推荐给我的。从此以后,我每周要去吃一到两次,每次吃完出来,肚子仿佛怀孕了五个月一样,但是每次回北京还是要吃,我已经安利了我身边所有的朋友,他们全都去吃,吃完了,之后都会说“太好吃了”。

Molly怎么写?

Emily一个口字的那个喇,应该是“喇叭”的“喇”吧。

Molly它就是猪的脊骨跟土豆一起炖是吧?

Emily嗯,还有泡菜。

Archie: 作为排骨爱好者,我觉得我应该也会很喜欢吃那道菜的。

Emily: 如果回北京我就带你们一块儿去吃,真的。

Archie: 我下一次,如果下一次在北京的话,我一定会去吃,去尝一下,没有没有听过。

Molly: 我也一定去。他们家服务态度很不好,但是菜很好吃。

Archie: 我也想到了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吧。就是,我在挪威卑尔根的时候,有一天我就在街上走,然后我就看到一家非常非常不起眼的,就是很大众很普通的一家,就那种长得很像快餐连锁,但当然不是我们就是熟知的那个K记M记(KFC and McDonald)啊,就是跟他们挪威本土的一个快餐连锁吧,然后我就想说,来都来了,进去看一看吧。然后他们就卖了,就是里面那些东西全都是和那个海产品有关的,然后他们家有一个招牌的这个鱼汉堡,叫Fish Burger,然后然后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鱼汉堡,太鲜了,太好吃了。它加了一个很独特的一种酱,然后那个酱就让整个鱼汉堡好吃到另外一个层次,然后我至今都还不能知道到底他们那个什么酱了,太好吃了。

Molly: 而且我估计他们的鱼,因为挪威在北欧嘛,就是北欧的那种深海鱼吧。

Archie: 对,虽然它也是炸过,但是你一点都不会觉得腻,然后再配上它在里面给你加那个,这样你就觉得“哇,怎么会这么好吃!”本来我真的是对汉堡就是非常的,就是感觉到无感的人,但是那个鱼汉堡是我吃过可能最好吃的汉堡。不只是鱼汉堡,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汉堡。

Molly: 想起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有没有?

Archie: 有有!

Molly: 那对不起两位朋友,马上呢,要问你们想起一些痛苦回忆的问题。我们在海外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想一想,你吃到的最不能理解的,你觉得最难吃的外国菜?

Emily我能想到的不是一道菜,是一个食物,但我不确定这个食物是不是叫“鱼腥草”。是我在泰国做志愿者的时候,他们带我去吃。因为我人生最不能忍受的几样东西,一个是香菜,一个是姜,还有一个是芹菜,都是那种味道很强烈的香料。然后他们跟我说,他说你尝过这个之后,香菜这些都不算什么,于是我就尝一口,我真实地吐了,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配料。但后来我去上网冲浪的时候,发现它有可能是鱼腥草。我觉得等我再次回国的时候,我要去试一下,我要尝一下到底是不是这个鱼腥草。是泰国的一个香料,他们当地人很爱吃。

Archie: 不是,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个鱼腥草的话,那就是我们那个川渝地区,那边都叫它折耳根。就是其实川菜,贵州菜,尤其是贵州菜里面吃很多的这个东西,如果我们说的是同一样东西的话。

Emily:太可怕了。在泰国遍地都是,在那种夜市的小摊上,它会给你乘完饭之后来几个小的配菜,其中就有这个东西。

Archie:感觉可以啊,我觉得应该是好吃的。

Molly: 吃不习惯。我试过一下,我试过折耳根,跟在贵州旅游的时候,还是不太习惯。

Archie: 是吧?

Emily: 我真不是一个挑食的人,但我真的真实地吐了。

Molly我来说一下。如果有英国的观众朋友,先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并不是因为这个菜不好吃,只是因为我确实吃不习惯,就是圣诞大餐的时候,一定会有的那样蔬菜。

Archie: 哦,对对对。

Molly: 中文叫什么来着?

Archie: 不知道中文叫什么英文,大家都知道Brussels sprouts。

Molly: 中文是不是叫什么什么甘蓝呀。

Archie: 我查过他的中文,感觉是非常生僻的一个词,就是我看一下,我现在查一下。

Emily:你们知道什么是大头菜吗?

Archie: 我知道,好吃的呀,大头菜。

Emily:我觉得它是小版的大头菜,它是小头菜。

Archie: 那个Brussels sprouts叫孢子甘蓝。

Molly: 对对对,孢子甘蓝。我觉得它的味道非常奇怪。我第一次,第一年,来英国时候,第一年圣诞节,试了一下永生难忘,然后之后无论谁劝我,在圣诞晚餐的桌上,我再也没有碰过那道菜。这个是,我觉得我吃不习惯的,我是不能接受的是食物。

Emily实话实说,我要是没有在英国呆这么多年,还在国内有那么多好吃的菜,我也不会去碰它一下的。但是生活所迫,来了英国这么多年以后,蔬菜极度匮乏,又没有什么好的蔬菜,所以为了补充维生素,我是会吃的。在学校食堂午餐,有它的时候,我会让那个大厨给我放很多其他的料,然后我就配着那些酱汁一起吃,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我们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啊,是我是我。

Archie: 我觉得好多你觉得很好。

Molly: 你看像英国菜哈,它们……怎么说呢?它们好像调味……不,应该是说基本没有调味。比如说那个圣诞节的烤鸡,烤火鸡,我们不是喜欢先用一些酱料或者是调味,先把肉先腌制一下嘛,这样的话烤起来会更嫩一点,然后更入味一点,更有味道一点。可是他们就喜欢就是把一整是鸡塞进去烤箱里边,然后烤出来,然后也不会注意火候呀什么的,然后整个鸡胸肉就烤得很柴,然后鸡腿肉呢,鸡翅呢,又烤得很干。所以,最后出来,让你吃到底是吃的什么呢?

Emily食物本身的味道呀。

Molly要保持食物本身的味道,其实是非常需要有技巧的,火候呀,调味啊都非常重要。然后我感觉好像英国菜里边都没有这样的一些思考在里边吧,我想如果我们有英国听众的话,虽然很冒犯,但是我想你应该也会同意我的观点。

Archie: 尤其是如果你,就是在其他国家生活过,然后你可能就会更加同意我们对于英国菜的一个看法,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就是在做评判。我们只是说,根据我们的生活经验,在看到另外一个国家的菜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这样来认识它来理解它的。

Emily: 对,所以不要骂我们。谢谢。

Molly: 求生欲很强。

Archie: 对感情。

Molly: 我相信我们的听众,我们的观众都是天使观众,学中文这么刻苦的观众,一定都是非常有包容性的观众。

Archie: 是,而且可能很多也是吃过很比较地道的川菜的,或者是中国菜的这个朋友。

Molly: 哎到你了,Archie你说一下吧。

Archie: 说一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难吃的外国菜之前,我想再补充一个让我觉得非常好吃的外国菜。这个菜我也是至今,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吧,但是是我在汉堡,德国汉堡吃到的,就在在一个酒吧里。然后当时是我刚到汉堡,然后那天中午没吃饭,然后晚上就直接跟朋友去酒吧了,然后去酒吧就说那点点吃的。然后我也看不懂的德文的那个菜单,看不懂看不懂,然后我朋友说就这个吧,这是好吃的。我说好吧,那我相信你。我真的人生第一次盲目地点一个名字都不知道什么的菜。上来之后,其实好好吃啊,就是它像是一个大杂烩一样,但是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里面有白菜,然后有土豆片,都是片的,然后还有那个午餐肉,然后在这上面还有一个煎了半熟的那个煎蛋,然后还洒了一点切碎的,可能香菜吧。然后就那样一盘菜,我就觉得,啊!怎么这么好吃?!然后他还有它底下,还有那个酱汁。这就是我觉得非常非常好吃的一道菜。如果我回到汉堡,我会再去到那个酒吧,再吃一次。对,然后好,那现在说一个我印象最深刻的难吃的菜吧,然后也是在挪威。

Molly: 挪威有你最……吃过最好吃的菜,还有你吃过最难吃的菜。

Archie: 也是在挪威那天晚上是跟一个同事,我们去当地非常出名的一个餐厅,算是提前预定的那种,你知道吗?然后它还在就是比较高楼层,我们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怎么怎么样的。然后点菜嘛,然后想半天就也不知道到底想吃什么,又觉得说头两天吃海鲜吃很多了嘛,吃挪威他们那个海产品。然后我说那我换了口味吧,我来吃个猪肉的啊。我忘了他写的是那个pork belly还是pork shoulder 。但是我就点了,而且他写的就是烤,我想那应该会非常好吃吧,就上来了。首先我想说我这钱,真是没有白花呢!那几十欧真的是花的太值了。为什么?因为分量好大呀,然后上来我感觉上来给我端上来,就是一个大盘子,大盘子里面就切了好几坨非常大的那种……上面很肥,然后下面有一点点瘦的,而且还是带皮的,你知道吗?其实烤焦了。

Molly: 带皮五花肉。

Archie: 对,可能是那个,然后下面是厚很厚一层肥的,然后我又是不吃肥肉的人,你知道吗?所以我整个人当场就崩溃了,然后在下面就有点瘦肉。但是关键是它份量非常足,庞大的四大坨猪肉,然后烤焦的那个皮在在上面。我就想说,啊,我又不吃肥肉,那我只能吃那个每一坨肉下面一点点的那个瘦肉。那我肯定吃不饱啊,然后我就想说那我就来看,我们就来看看这道菜的配菜的什么吧。就在四大坨猪肉旁边,有三大坨水煮出来的土豆,就是水煮出来的土豆,什么都没有,而且连切都没有给你切哦,就是三坨土豆煮好的,放到那四大坨猪肉旁边。

Molly: 然后就削完皮的土豆,整个扔进去的那种?

Archie: 没有削皮,没有削皮,洗干净了,然后煮熟了,然后就直接放了三坨。没有汁哦,关键就是没有汁。所以如果有挪威的朋友,我想请你帮我,你就是解答一下,我很困惑,你们就这样吃的嘛,真的就是一点东西都不配吗?(Maybe Norwegian audience can answer this question for Archie? )

Molly那个菜是怎么样调味的?

Archie: 它那个猪肉是有调味的啦,客观讲啊,肯定是很用心地加工过,烤过,烤出来的。但可能也是因为我个人本来是不吃肥肉的嘛。所以我当时预想的是,我知道会有肥肉,但我真是没有预想到会有那么多的肥肉,然后我就想说,再难吃,配菜,也就还能吃下去吧?结果那个配菜也是让人难以下咽的一个结果。所以那天晚饭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对。

Molly: 因为点了不爱吃的菜。

Archie: 对,然后配菜就是水煮的三坨土豆这样子。

Molly: 其实土豆是挺好吃的,土豆好好做的话,是可以做得很好吃的。

Archie: 是啊是啊。

Emily: 我觉得土豆,土豆不管怎么做,它都很好吃,哪怕是水煮的,它也是有它那个食物本身的味道。你们有没有见过炉子?

Archie: 炉子?

Emily: 嗯,是一个烹饪的工具,就像电磁炉一样。记不记得上次我问你们有没有见过炕,就是东北人的床。因为东北冬天很冷嘛,所以家里面要有炕。炉子也是烧的呀。

Molly: 就是那种烧火的那种炉子,是吧?以前农村,国内农村很多。

Emily:对,我的小时候还是很普遍的,即使是家里面有楼哦。这也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楼里面是要加炉子的,虽然楼里面有暖气,但是东北人可能是本身的习惯吧,真的是,你买的那个楼里面是带着炕和炉子的,你可以在楼,自己的楼里面,Apartment里面烧火。

Molly:东北人好倔强哦。对于烧火很有执念。

Emily:对呀,然后我小的时候,就把那个土豆整个塞到炉子里面,啊不是炉子里边,是塞到那个炉灰。因为那个炉子烧完,它有余热嘛,然后把它藏在炉灰里面,它有点像烤箱哎。然后大概等两个小时以后把土豆翻出来,它就有点像烤红薯,你把外面那个皮扒下去,就吃那个土豆超级香。

Molly:我觉得烤土豆是好吃的。

Archie: 我觉得烤可能会比煮好吃吧。

Molly: 对,水煮的话,就好像如果不加任何调味,就感觉有点干巴巴的那种。

Emily:这是土豆本身的味道。

Molly:你是跟这个本身的味道过不去。生气。好吧,其实我们今天也聊了蛮多了,聊了我们吃过的外国菜。然后我还想跟大家说的一句话呢:我们说的所有的东西,只是基于我们自己的经验,并不是说这个东西一定不好吃,或者是一定很好吃,只是对于我们来说是符合我们的口味的,或者是不符合我们的口味的。是一些比较主观的看法。

Archie: 对。我很同意,因为食物这个东西本来就是非常个人性的东西。对,它的个体性非常强,都有不同的口味,所以我们才说众口难调嘛。

Molly: 对,又来一个成语,非常好,众口难调。

Emily:以上言论仅代表我们个人观点,请勿地域攻击,谢谢!

Archie: 就是我们有很多的人,这个成语和俗语都是跟吃饭,或者跟烹饪有关的。我觉得法国人对做饭的认知和中国人是有异曲同工的一个类似的地方。在就我们对于做饭的这种执着,对烹饪的思考,就是已经把他就是就是已经我们我们中国人就是对于对于吃、对于做饭的那个思考,就是已经就是上升到了人生,上升到哲学层面了,我觉得。

Molly: 对,我们是真的是民以食为天。吃,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Archie:我们在一段关系里,我们很嫉妒,我们叫吃醋。然后我们经历人生的曲折,我们就叫吃苦。就是这些语言,我觉得就很有意思,就是你在学烹饪的语言的同时,其实你也在学习人生的语言。因为这些其实就是我们的前人,我们的祖先总结出来的,基于烹饪的人生的经验智慧。其实我感觉,人家都说语言会影响你的思维方式,但我觉得做饭也会。如果你像一个中国人一样地烹饪,你可能也会像中国人一样去思考,对。

Molly: 对特别好,所有的中国人,我想应该都是对吃特别执着,特别热爱美食。同时,如果你热爱美食的话,当然你也会热爱生活啦,那么就希望会在今天的视频里边,你会跟我们一起了解了一些关于中国的美食,还有一些关于我们吃过的外国的美食,也希望你能学到一些跟美食有关的词语还有表达。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啦。谢谢Emily,谢谢Archie来到我们的MaoMi Chinese接受我们的采访。那我们下一期视频,再跟大家再见吧。

5 thoughts on “#83 Table Talk – How do Chinese rate foreign food?”

  1. 大家好,我是挪威人所以想试试回答一下。 非常很有意思听过你们聊天。
    Archie: 我太不确定但是听起来你吃过 «RIBBE» 这个挪威的猪肉菜。 那就是挪威人在平安夜吃的。这个菜非常肥肉😅 还有烤焦的那个皮在上面应该是脆皮。这个对挪威人来说很重要。 «Ribbe» 放在烤箱里烤着四五个小时。 只要用盐和胡椒。如果你在平安夜有客人的话,你大概会感觉紧张一点儿😥 因为你不生产这个烤焦的那个皮在上面客人会失望的😄
    那么没有汁这个事情 «Ribbe» 应该有一点肉汤。 烤着 «Ribbe» 在烤箱里的时候, 肉汤会滴放在一片烤盘。我们一般吧肉汤倒在食物上。 土豆只能煮熟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收不到了肉汤倒在你的土豆,但是可能他们只倒在你的猪肉吗?

    1. Avatar photo

      哇,这太有趣了!谢谢你给我们上了一课!Archie说他的Ribbe里没有汤汁,很奇怪!他说如果有汤汁他肯定会觉得更好吃一些。

  2. 我再听过你们的讨论, 听 Archie 说 “shoulder» 所以我觉得他吃过别的挪威传统菜。那个菜叫:“svineknoke”。我相信他不吃过这个 “ribbe”,但是吃过这个“svineknoke”。那就是真的不好吃的菜😂 古代的时候在农村里人们会烧这个菜,但是现代的人们很少做这个菜。用了Google translate 翻译在中文里:“猪肘”。我认为“svineknoke” 让 Archie 很吃惊😄😄

    1. Avatar photo

      有可能,哈哈!Archie还想问,你知道挪威的鱼汉堡用的是什么酱汁吗?他说挪威的鱼汉堡实在是太好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