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I learnt Chinese in my 30s – Interview with American Chinese Ping

Podcast Transcript

  • Chinese

M:平你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你在哪里出生,在哪里长大?然后你现在在做什么?

P:OK, 所以我是在美国出生,美国长大。我的妈妈爸爸原来是从台湾来的,可是我的爸爸是很小的时候从大陆,大概是五零年代的时候,逃大陆的时候,才搬到台湾。

爸爸是应该是一九七零年代的时候,要在美国读博士。所以他先去美国,他就是大概念完博士就生了我,他就开始在美国工作。可是我很小的时候不到两岁就回来台湾,住在台湾。大概到三岁的时候,然后我就回去美国。

我应该是在美国的那个西岸长大,叫Pennsylvania。所以我然后我搬到一个小州,是叫Connecticut。Connecticut是有名的,是因为耶鲁大学在Connecticut。可是其实Connecticut只是在Boston 跟New York 中间。其实在那里也很无聊,没什么亚洲人。

M:只讲英文是吗?

P:对,跟我的朋友就只会讲英文。可是我大概是五岁的时候才开始讲英文。小时候妈妈爸爸在家的时候,专门是用中文跟我沟通。我大概是要开始读幼稚园的时候才学英文。我记得我学英文学得很快,应该是小朋友,很快可以接受新语言。念完大学以后,我是念电脑,电脑系,搬到加州。这个是大概是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在加州当电脑工程师,大概是到三十四岁。三十四岁的时候,我感觉就是工作有点累。我原来是想休息,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奶奶已经有九十五岁多了。我知道我年纪已经很大了,所以我就认为我应该就是多陪她一下。回来台湾以后,发现第一,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我很喜欢这里的文化,我也很喜欢比较靠近我的家人。我来台湾前,我的妈妈爸爸都应该是退休以后回来台湾。

M:啊,就是他们先回台湾,然后你再回去。

P:对,而且我搬到那个东岸的时候,他们就是留在西岸,所以我大概一年才会看到他们一两次。因为美国……你应该也是知道,这个是很大的,对吧?所以从加州飞到纽约要六个小时,所以我就是一年大概最多会看到他们两次。所以我其实回来回来台湾就看到他们每个星期,每个星期会可以看到他们几次。我也同时认识我现在的老婆。所以我们就决定留在台湾。

M:现在就一直在台湾生活。

P:对,所以就是一直在在台湾生活,大概二零一六的时候,我们就是建立我们的现在这个公司,英文顾问公司,我们是教商用英文。

M:好,太好了。所以你现在是在台湾生活工作,然后我记得你刚刚说你小的时候是在美国长大的。然后你认为你的第一语言,你的这个first language 是中文还是英文?P:我当然是中文。要说我的母语是哪一个,对我来说用英文还是比较方便,可是我的母语应该是说是中文。因为就是我从小的时候,我记住的东西都是用中文。

五岁,五岁才开始,就是妈妈要送我到幼稚园前,开始教教我,开始教我英文,对。

M:那你觉得你说哪一个语言说的更流利,更熟练一点。你觉得是英文吗?还是中文?

P:一定一定是英文,一定是英文。

M:因为你用英文用的很多。

P:而且就是离开家里以后,就是我大概二十多岁的时候用中文用的很少,所以这个有点是,我有点是后悔。我回来台湾当然是学中文学得蛮快,因为我是有这种背景。嗯,可是因为没用中文太多年,所以就是,回来的时候会感觉,就是要我说中文很困难。我就是希望维持这个习惯。

M:多说。

P:对!多说,多找一些机会用中文。

M:所以我们可不可以认为,你的母语是中文,但是你说英文说得更流利一点,说得更多一点。然后有一段时间你的中文可能稍微地,退化了?

P:退化,退步很多。哈哈哈哈。

M:退化。对,有点退化了。然后你回到台湾之后,你再把中文捡起来。

P:对对。

M:这有一个ups and downs。

P:对对对,我就是后悔,我没有在二十到三十多岁的时候,没有多练习我的中文。

M:我想问一下你,你觉得你的中文是哪一个水平?比如说,你听,听中文跟说中文肯定没问题。那你小的时候有看字吗?

P:不会看字,不会看字。在美国,有一些华人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就是周末有一个中文学校。

M:Chinese school?

P:对,Chinese School,你应该很熟,对。

M:对,英国也有很多。

P:对对对,可是我们都应该知道,念中文是非常难的事情。所以你一个星期只念一两天,不可能就是念,念得很好。所以我的妈妈爸爸没有送我去Chinese school。我只是在家里听跟说中文。我念中文,其实只是从我回来台湾以后,我去师大得国语中心,念中文。

M:台湾师范大学有一个国语中心,他们是专门教中文的。

P:虽然现在有疫情的那个问题,可是如果你的观众很想学中文,也想来亚洲学中文,非常建议来台湾的师大国语中心,NTNU Mandarin Training Center。

M:所以你现在是在慢慢地学看汉字?

P:因为我天天需要就是看字,所以我进步,日用的中文是没问题。像我看个菜单一定不会有问题,一定不会有问题。

M:哈,去餐厅点菜没有问题了。

P:而且看菜单,我们都知道,应该最重要的事,哈哈哈,是非常重要的!

M:对,对我们亚洲人来说,我们觉得吃饭是我们文化里边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P:对,所以没办法看菜单就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哈哈哈。

M:所以现在去饭馆,去餐厅点菜,完全没有问题。

P:对,现在都ok 的。哈哈哈。

M:这个很重要。

P:非常重要的。

M:那你会写吗?你会写吗?

P:我会就是打汉语拼音。

M:打汉字。

P:对,汉字。幸好Iphone 汉语拼音打中文很方便的。手写真的,写得很慢。而且很多很多字,我就是记不起来。

M: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台湾用的是繁体字,用的是traditional characters,笔画多很多!

P:对,没错。

M:比如说,乌龟。

P:好难写!哈哈哈。

M:乌龟在简体字很简单,乌龟简体字很简单呀。用这个simplified characters,非常简单,你可能十秒钟就写完。但是台湾的乌龟(traditional version:烏龜),两个字太难了。

P:对,可能这个要花这个一分钟,才可以写。还有好多。

M:而且先不说别的,光是“台湾(traditional version: 台灣)”两个字,汉字,用繁体字来写也很……

P:对,是吧!很花时间。

M:所以其实在台湾写汉字要写很久。真的,真的,我记得我以前在台湾师范大学,我们有一年是去台湾师范大学当交换生,做这个exchange student。去了台湾之后,我写的是繁体字,慢很多,必须要一笔一划地写。

P:可是你知道我们就是在台湾,如果要写得比较快,就是写note 的时候,很多人就是用简体字。对,像我们“一號”的“號”,就是数字的號,一號两號。所以我们就是会比较常会用那个简体字写“一号”。对。

M:对,所以其实很多地方是通用的,繁体简体都可以。然后我还其实蛮好奇,啊,你有没有经常要换语言,switch your language,比如中文换英文,英文换中文,这样子?

P:要,要,常要。而且我的工作有时候常常需要我做这种事情。

M:作为一个Bilingual,做一个双语者,就,这种经验对你来说是怎么样的感觉,会很累吗?

P:嗯,其实现在已经好很多,以前可能要我换语言,要我想很久。可是现在我就是要说中文,就是可以用中文在头脑先想我要说什么,变得比较流利。如果我要换成英文,像有两个头,一个是英文脑袋,跟另外一个就是中文脑袋。把它换来换去,换来换去。对,哈哈哈。

M:这个很有意思,很有意思。我想问一下你是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发现你自己想东西的时候,是可以用中文想的?

P:应该是学中文的,嗯,从我回来台湾要三四年,才可以就是到这种程度。

啊,可是就是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用英文讲,然后用翻译,才可以说出中文。就是慢慢地,我就发现我想中文,说出中文。想英文,说英文。

M:我觉得这个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因为,你好像是在台湾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一个完全是中文的环境里面,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慢慢地有这种思维,

P:所以要真正地要深刻的学一种语言,可能还是需要这种……要在这种环境。你应该也知道,就是,我们会讲这个是immersion ,language immersion,对吗?所以你要真正地学习得很深刻,你可能要,就是用immersion。

M:我其实非常认同你说的话。因为我作为一个学英文的人学了很久,我也是。

来到英国,蛮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才发现我自己想东西也可以用英文。所以这个东西真的是,语言的环境很重要,对不对?

P: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M:所以我希望我们任何的听众,不管是学英文也好,学中文也好,学其他的语言也好,我觉得有机会的话还是去那个环境。比如说学中文可以去中国,可以去……我们可以去台湾。嗯,如果学英文,我们可以去美国,可以去英国,去那个地方待一段时间。我相信对我们语言的进步会很有帮助。好,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推荐一下。因为我知道台湾也有一些奖学金,中国大陆也有很多的奖学金,可以给很多学生去这些地方,这些大学里面学中文。所以如果我们的听众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网上搜一搜台湾的奖学金,中国大陆的奖学金都有很多。

P:对呀。

M:然后我还想、还想问一下哈,因为你是在美国长大,对不对?

P:对对对。

M:然后你的爸爸妈妈都是……就是我们说这种中国文化里面的人。就是你觉得他们是比较传统的那种……?

P:他们是非常传统的,非常传统的。他们的想法就是很传统的,这个传统的概念,就是要孝顺。

M:是的,就是中国传统里面一定要说,小孩子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不能做一些让爸爸妈妈生气啊失望的事情,他们也会这样对你吗?

P:对,有。

M:是吧

P:我小时候很调皮,所以我的爸爸,爸爸常常会对我生气,哈哈哈哈。可是我的妹妹是个很好的学生,所以至少他们有一个好孩子。

M:就省一点心,不用经常生气。

P:对,可是我是这个调皮捣蛋的那个小孩。

M:不然要被你气死了。

P:啊,文化上,因为我有在美国长大,我觉得我很吃香的。

M:嗯,怎么说?

P:啊,o k ,我很能了解,而且我很能接受台湾,中文的文化。我们传统的菜,我很能接受。因为在家的时候,我们专门是吃的这个传统中国……中餐。对,差不多每个晚上,有时候某个妈妈会做一些,就是,意大利面给我们小朋友吃,因为可是妈妈爸爸可能还是做、吃传统的菜,传统中餐。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吃这个中餐,所以我都很了解这些传统。可是像过年的时候,就是没有过得很丰富。就是简简单单地,妈妈爸爸就是给我一些红包。

M:对,里面有钱。

P:说一个新年快乐,就是说一个新年快乐就差不多就够了。对,因为我们没有放假,所以我们过得很简单。我们可能会吃个比较好吃的那个传统菜,不是什么大事。

我们在美国,我们还是会庆祝圣诞节,比较多,因为圣诞节大家都放假。啊,而且就是我跟我的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会吃比较传统的美国菜。所以我就是都可以接受。我发现就是……像有一些台湾人……不仅是台湾人,亚洲人,不是很喜欢吃像cheese,你喜不喜欢?你能不能接受cheese?

M:我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我很少吃,我来英国就是很少吃,但是现在慢慢的会喜欢,就我做一些饭啊,比如说我们做pizza 的时候,我们就会放很多的cheese。其实都要用时间来慢慢接受,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可是我想对你来说,接受新的东西,不同的东西,会容易很多。

P:很简单。对,多元化的菜我都很喜欢吃。印度菜,印尼菜,在美国只要你介绍我新的这些菜色,我都很期待。

M:啊,这个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因为你是在一个多元的文化下面长大的,所以让你变得更加的包容。我们英文里面不是说open minded 嘛,所以你就是一个非常包容的人,所以你接受新的东西会快很多。那你觉得你的父母在美国的时候跟你之间有没有一些文化上面的……我们说冲突?

P:也会有会有会有会有。因为就是我会看到我的朋友,跟他们的父母这个感情,我会有时候有点羡慕。对对,因为对他们就是……我会感觉他们妈妈爸爸会比、比较……对他们像好朋友,那个也不见得是好事,可是比较温暖。

M:就经常抱抱,然后亲亲。然后我觉得可能很多中国文化下边的父母都是这样,我们很少……跟父母很少抱,很少亲。

P:很少。

M:不习惯。

P:对,而且很少表示他们爱你,他们表示要爱你,就是给你东西吃。哈哈哈哈,对吧?所以爸爸就是给我好吃的东西,他们表示他们爱我,可是他们很少会讲“我爱你。”会比较冷淡,不他们表示“我爱你”,是他们要我就是好好念书。他们就是不懂这种,所以我会有时候会有点羡慕我的那美国朋友。看到他们跟他们的妈妈爸爸的感情啊,而且他们妈妈爸爸会比对他们比较开放,哈哈哈。

M:是的是的。好像西方文化,嗯,父母跟孩子之间,他们相对来说会比较平等一点点啊,就是有点像是朋友,然后,嗯,美国人,英国人,还有西方国家的很多、很多人都喜欢说我爱你,就是他们的感情是表达出来的。

P:对对,没错。

M:可是大部分亚洲文化,尤其是东亚、日本、中国、韩国,我们这几个地方,就是不会说。我爸爸妈妈也很少说,我爸妈妈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但是我也知道他们爱我。

P:我也当然知道,而且不只是爱你,就是很真心地爱你。这个不会说。

M:小时候也有你这种感觉。

P:哈哈哈哈。

M:就好像爸妈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但是我慢慢长大了之后,我知道爸爸妈妈把最好的东西……

P:最好的东西,对。

M:都都留给了我。

P:都留给你。对对对。对,没错。

M:中国文化的父母跟西方文化的父母很不一样。很少说,很少说出来。嗯,你们之间会不会有一些争吵,会不会吵架?

P:还是会,可是这个我觉得比较是我的爸爸的个性。哈哈哈。我的爸爸就是比较人跟人感情就比较合不来。因为是我的爸爸的个性,我觉得不这个不是文化上的问题。

M:就是爸爸可能比较严格。

P:对。

M:很多中国父母都非常严格。我不知道,嗯,你小的时候你的父母是怎么样要求你学习的,但是我自己还有,我认识的朋友,他们的爸爸妈妈都是说你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以后才会找到好的工作。

P:对,没错,对,就是一样。

M:以后才会有好的生活。对呀,其实他们会觉得他们认为的东西是好的,然后希望我们也去做这样的事情,然后就不会受苦。

P:嗯,对。他们的想法就是我不要你受苦,所以我希望你是好好念书。

可是我有时候,我觉得是他们就是,把小事当的太大的事。

M:对对对。他们要求很高。

P:你考七十九分,他们觉得这个不ok,哈哈哈。

M:七十九分已经及格了。

P:对,已经及格了。可是他们七十九分,只要一次考试,一次七十九,七十五分,他们觉得这个,这个很不ok 。

M:不可以,太低了。我觉得这个很好玩。因为我是在中国,我是在国内上学,在国内读书。我的爸爸妈妈相对来说会好很多,不是特别严格的那种,但是也会有要求,就不能考的太差。如果我考个七十分,他们肯定……

P:也会生气。

M:对,不开心。可是你知道我现在在英国,我现在在英国教书嘛,我的学生只要拿了个C,啊,他们看到C。

P:哈哈哈哈,通过了!

M:C!I got a C!

P:通过了!我及格了!

M:就那种好开心哦,太棒了!就是可以拿着卷子就可以在教室里面跑跑一圈的那种。

P:我,我必须拿九十分才会那么开心。

M:是吧是吧,所以真的是英国的小孩,因为小朋友他们的家长也不是说那种啊,你一定要拿A, 一定要拿A+,怎么怎么样。是的,我发现亚洲的父母会更严格一点。

P:更严格,对,非常严格。

M:非常非常典型的一个区别。嗯,所以相对来说,你、你会说你对自己是要求比较高的人吗?

P:我不见得。哈哈哈。可是妈妈爸爸对我的这个水准蛮高。

M:就是他们的期待很高。

P:对,可是现在他们也是看到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控制我,而且他们也觉得我也……就是当成人已经也不错的,已经建立了我的自己的公司。我们很受欢迎,所以他们也能了解我,就是,就是……没有没出息。

M:肯定不是,你很有出息。

P:谢谢你,谢谢谢谢。

M:肯定是的,我觉得他们现在肯定想的也是,只要你过得开心,只要你生活过得好。

P:而且他们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所以他们就是……可能没有没那么多精神。

M:不会像以前一样,就是训你。我最后还有啊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因为你现在中国已经说的非常流利了。

P:哎哟,谢谢谢谢。还可以更进步。

M:很流利了,然后读汉字,写汉字,打字,也没有什么问题。我相信我们也会有一些……很多的朋友可能跟你一样,在国外出生长大,在西方国家出生长大,但是他们有一些中国的背景,那你对这样的一个人群……

P:对,像我一样的,像我们一样的,就是第二或者第三年代的那个华人。

M:对对对对,这种海外的华人,把中文再学起来,再捡起来,你会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P:不要偷懒,有机会用,多用。不要像我一样,就是三十多岁的时候再从头到尾学中文。啊,而且如果你有机会,我就是有建议,现在有很多手机app ,可以帮助你学中文。你可以同时听,一边听一边看的。所以就是用这些就是工具,学中文。不要偷懒,不要像我。不要三十四岁,就是从头到尾学中文。有机会就说。

M:就是有机会就说。

P:有机会就说,现在网络到处都是有好朋友,想跟你语言交换。使用这些工具,做那个语言交换。你会英文,他会中文,你们互相帮助,对吗?

M:对对对,很好。我们可以找这种language partner,找这种语伴,去练习我们的中文。有机会就一定要说,因为语言不说真的会忘记。

P:会忘记,会忘记。

M:这个就是一个原则。

P:非常重要的。

M:一个原则,不要偷懒,多点练,多点说。

P:不要像我一样,三十几岁的时候才开始从从头到尾学。

M:要知道语言我们不听不练不说,一定会忘记,会退步。无论是第一语言第二语言都好,所以一定要多练多说。好的,谢谢平。那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非常非常谢谢你。

P:非常感谢你邀请我。

M:真的,我希望有机会我们可以去台湾。

P: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

M:好吧,谢谢谢谢,今天谢谢你。

P:再见,拜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