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ulture shock in China’ Interview with Ben (2)

Podcast Transcript

M:因为你是二零零七年二零零七年开始学中文,你为什么会想要学中文?

B:有点傻,但是是真的。我上大学的时候发现少林功夫。从小特别不喜欢运动,我不喜欢踢足球,但是我一直都喜欢看那个老功夫片,特别喜欢。然后我看了这个,然后我觉得“诶,这个有道理,这个motion,这个movement,这个energy,这个有道理。所以上UCL的时候,我有机会去上一个少林功夫课。我去上了第一节课,我联系了七年。然后最后I am like ‘well this is amazing. What sorts of culture can come out with this. 

M: So it’s because of Kungfu.

B: I know. Isn’t that ridiculous.

M: It’s not ridiculous. It’s very cute。太可爱了。

B: I can’t do Shaolin (Kungfu) anymore because it’s  far too jumping around and I am  almost 40.

M:很有意思,特别好玩。还有一个问题,你在中国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你有没有一些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的或者是一些跨文化的故事,或者是你觉得印象很深刻的。

B:这个太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前两年,我每天睡醒之后都说“wow everything”。

哦,一个很简单的,就是中文说“马上”。本来我没有太理解,马上,为什么说马上?马上可能是二十分钟,可能是半个小时,可能是一个小时之后。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哎,我马上到了”他来接我,所以我说哦马上,所以我穿我的鞋,去楼下,然后我等在路边,二十分钟,说,“你干嘛呀?你不是说马上到?”然后我发现我马上不等于马上,在中国。

还有一个,我去一个小咖啡馆,这个是零八年。然后我点了一个披萨,一个夏威夷披萨。然后图片就是一个Hawaii pizza,然后我问你Hawaii pizza上面是什么?

M:就Hawaii pizza 下面吗?就是pizza 的饼啊。pizza base。

B:What’s the toping of a Hawaii pizza?

M: 呃,菠萝呃,还有香肠对不对?

B:火腿。

M:火腿。对火腿。

B:对。That’s it. It’s pineapple and ham.  The picture in the menu had this. 但是服务员把那个pizza拿过来,跟这个完全不一样,全部都是什么瓜,有西瓜,有南瓜,有南瓜,有奶酪,有什么坚果,没有火腿。I am like“哎你好,这个是啥呀?”然后服务员过来,说“这就是夏威夷pizza,就是这样。”所以这个事给我很深的印象,就是“就是这样”和“没有为什么”。这两个答案我听到了太多次。然后来自于一个西方国家,我们都是要问,要问,要问为什么,要问清楚,因为中国这个是文化不同啊,不问,没有为什么。

 

M:然后有时候你会发现英国的学生跟中国的学生可能也很不一样啊,对吧?因为英国学生很喜欢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很多学生在课上的时候就经常问我为什么。

B:对,但是中国的学生反过来的。然后有很多天我去教课,一般有五十六十个学生。然后我能看出来,我一看他们都能看出来谁对英文有兴趣。而且有一些学生他们就是不看我。我问他一个问题,用他们的名字喊他们回答问题,不回答,我走到他们的旁边,他们就低头看桌子。当时那个小学的(学生),他们没有面子的时候,无所谓吧,他们可以举手,说错了没有关系,他们真的不管。但是他们十三岁以后,他们有面子,就不说了。

M:对他们很害怕说错。我在中国的时候,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也很害怕说错。我说英语的时候我很害怕,因为我学英语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很害羞的女孩。因为我们上英语课的时候,我没有你当时的学生那么幸运。有一个英国来的老师。我的老师都是中国的老师,然后很严格。然后我们学英语都是为了要考试考高考,是为了高考。B:考试真的。从出生到十八岁你的生命就有一个目的,就是高考。

M:对,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所有人都跟我们说高考很重要,所以中国的学生学习很努力,但是他们学语言的时候可能会很害羞,因为我们很少很少说英语,很少真的说英语。但是我们的语法,我们的词汇很好。但是我们说的很少,对我们阅读能力,写的能力可能比较好。

B:背书的能力。

M:对,背书,而且对经常要背书。It does help though. It does help you to recite the text.

B:But you have to use them. Yes I think this is what I think about learning vocab list.

Right so yeah you can learn vocab list to pass the test, but you have to use it in context.

I mean my view is what's the point of learning English if you are not going to use it to speak and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So just open your mouth. You know I speak Chinese and i sound like an English guy speaking Chinese. I’ve got a very strong in this accent and you know what, as long as people understand I don't really mind so if you what I've also learned is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 If you worry too much about making sure you sound like CCTV, 标准普通话, Don’t worry about it.

M:没有人会说的普通话是完美的。就算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有时候说普通话,我说的肯定没有CCTV,没有电视台上面的主持人那么标准。所以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很喜欢你说的建议,就是don't be afraid。 Because when I was a kid I was so afraid of speaking English. I didn't have enough encouragement from my teacher and I always feel like that I am so afraid that I'll get it wrong. I am so afraid my accent is not good enough. But when I went to the university it’s not compulsory anymore and I picked up the language faster because I feel are more interested in it.

B:less pressure.

M:Yes less pressure and I had more foreign friends to talk with.

B:这个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故事,你说你有外国朋友可以一起说话什么的。这个,我花了四五年的时间才发现我庞大的一些新朋友可以分两种。一种是真正的朋友,他们对我有兴趣,我对他们有兴趣,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想法什么的。然后这样的人我可以很乐意跟他们一起去吃这个饭喝酒什么。第二种就是那样要利用一个老外。

M:啊,要跟你说英文。

B:然后这样的……It really took me a long time to work out but general,我现在一看到就知道,因为他们不听我说的什么,他们不跟我有这种话。

M:他那他们在干嘛?

B:一个短信的conversation,That’s it. Just to practice their English. They don't engage but they don't listen to you. Yeah so that was quite interesting. 这是真的一个现象。

M:我也听说,确实会有这样的一个现象。因为可能当时你在中国的时候,外国人太少了。

B:我也去了很小的一个地方。如果回去的话,应该改变了很多。我二零一五年离开,然后已经六年多。你想想从零八年到一五年,发展了那么多,从有一五年到现在,又发展了这么多。

M:对。我觉得中国给我的一个感觉是……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国了,我我离开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偶尔有时候我回国的时候,我觉得,天哪,好多东西不一样了,好多新的新的楼建起来了,然后好多新的科技。比如说他们用的那个手机支付,他们用VR 。我的朋友跟我说,他们现在,他去设计他的新房子,那个公司可以直接给他们看那个VR 的图片,然后我就……天呐,这也太快了,每一天每一年都有新的东西。

B:这也很有意思,因为回到回到西方,回来之后,我发现这边也确实有点破。问题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展的话,西方已经时间长了。所以已经开始破坏了。但是如果你后来来发展的话,你可以leap from everyone else 。 我记得我在芜湖,这时候连那个路边卖茶叶蛋的老太太也可以接受电子付款的啊。但是回到如果回到伦敦哪里会有这个。不方便啊。所以我很好奇,我回去的的话,它有哪些进步。

M:对。我是觉得,每一天每一年中国都会有不一样的东西,有新的东西出来。然后我感觉……我经常可能一年才回一次,我已经两年没有回中国了,我感觉我再回去一次,可能我家里面或者是我的家乡又有很多新的变化,有高楼。

B:哎呦,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在芜湖,我搬我搬进去了一个高楼,一个新楼啊,然后有电梯什么的。然后我发现很多那个老人都在电梯里,随地吐痰,然后大声说话,然后就有一点……有一点粗鲁的行为啊。但是我记得很清楚,我和那个出租车司机聊天聊这件事。然后我都说了,我抱怨“哎,有这样的人,他们都在里面随地吐痰什么的,没有素质”。然后……It stayed with me for years。他对我说,“哎,这样的人,他们小的时候没有饭吃,你干嘛跟他们说素质这个单词。真是对的。然后之后我理解多一点了。

M:嗯,你说的其实我我很感动诶。我觉得很感动,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知道在很久以前我奶奶以前生活很苦,就是,连饭都吃不上。然后我的我的爷爷在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他以前生活得很辛苦。他去世的时候可能只有五十多岁,六十岁。所以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我的爷爷了。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可以理解,有时候年纪比较大的中国人可能说话很大声,可能不太讲卫生,可能看起来……在我看起来,我也觉得他们有时候没有素质,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他们以前的生活很辛苦很辛苦,根本没有办法去考虑素质是什么。

B:所以这个问题,他跟我说这句话之后,yeah, it stuck with me.

M:我听你说完,我也很感动。非常非常感动,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B:但是问题就是那个老人,他们的普通话不一定是很好啊。我很想跟他们去,就是听他们的故事。但是跟他们沟通有一点难,因为他们很多老人,他们一看到一个老外就对自己说啊,“他们说什么我都不能懂”。这个有有点麻烦啊,但是他们说话也是当地的方言,大部分,其实很难跟他们沟通。我觉得这个很可惜,因为现在的孩子在中国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就根本不知道本来生活是什么样的。然后六十多年之内变成什么样。所以我很想collect他们的故事,但是没办法,沟通不了。

M:如果如果我们以后有一天再去中国。我们可以一起去找老人家。

B:跟他们喝茶,对,听他们讲故事。

M:好,还好我们我们定下来。如果我们有一天一起。去中国,我们就去找老人家,中国的老人家。八十岁的那种。跟他们聊天。

B:跟他们一起下棋,在公园喝水喝茶喝茶。

M:对,然后在公园坐一个上午,在公园打功夫太极。

B:你得跳广场舞啊。

M:广场舞吗?你会跳广场舞吗?

B:天呐不会。你在哪儿都没听过。

M:我们可以试一试。我们先说好,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去中国找老人家聊天。好吧。啊,特别谢谢。今天跟你聊天,我觉得很高兴,因为很喜欢听你说的故事。

然后我也很感谢你说的一些建议。最后,女有没有一句话或者是两句话想跟其他也在学中文的人。

B:我觉得如果你坚持去学汉语的话,这个会给你一个不能相比的成就感。因为是这样啊,然后我觉得是一个accomplishment。你不需要别人夸你。拍马屁什么的,你自己努力地学习,学会的话,这个(是)挺好的感觉。

对拍马屁这个这个词很好玩。我要说一说拍马屁就是face complement 啊,特别谢谢ben 今天跟我们说了很多的故事,说了很多的建议,我真的非常喜欢跟你聊天。I really really enjoyed it. So much fun!

B:(也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跟其他的人分享一下我的经验。

M:对啊。我觉得(是)特别好的经验,特别好的经历,谢谢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