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phone

#20 Interview with video game translator Ben 采访自由译者Ben – 中文, 游戏

Podcast Transcript

大家好!欢迎回来MaoMi Chinese。 在今天的MaoMi Chinese里我采访了我的朋友Ben。他现在是一位自由译者。他现在的工作非常有意思,他正在把中国的游戏翻译成英文。

M: 很高兴很高兴再见到你,因为我们很久很久没有见。你最近还好吗? 忙不忙啊?

B还好。这就是这一年过的太快了,我好像上一次见面是一年多(以前)。一年多啊,时间长了。然后你现在还是一个老师,但是我毕业了之后,不是一个老师。

M:对。我跟Ben是啊,我们一起读PGCE的时候认识的。然后我当时觉得你说中文说得特别好。

B:诶,哪里,这个太夸张。

M:你看,这个也是很中国的反应。一般中国人,如果有人夸他们,他们就说“啊哪里没有”。你看你的反应也是很中国人的反应。我想问一下你,我想帮帮大家问一下你,你学中文学多久了?

B:从二零零七年开始的,我零七年做了一年的是中文的一个课程。然后这个之后,那时候应该是……零八年我搬到中国去,本来我打算就在中国四个月,教一些英文。但是我在中国待了八年多,再读了第二个本科,在一个当地的一所大学。

M:天呐,你在中国八年多。

B八年多八年多,然后在那边再做了第二个本科。

M:那你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你多少岁?

B:(那时候)在伦敦。我从大学毕业了,所以我应该是二十二、二十三岁。

M:然后你去了中国。然后在中国待了八年。八年,很长的时间。

B:对啊,特别是因为我打算待四个月,四个月然后回伦敦,然后原来八年之后我还在那边。这个莫名其妙的。

M:莫名其妙就在中国呆了八年,为什么?为什么?因为你本来只想待四个月,然后怎么就待了八年呢?

B:我跟你说真话,是因为前两年每一天我睡醒了就有一个“哇塞,这个地方!”这个感觉。我花了两年之后才适应了那边的生活。全部都是新的,全部都是跟英国不一样的。我觉得太深奥,太有意思。

M:这很有意思。所以你当时在中国哪里?让你有这种“哇”的感觉?

B:这个跟别的老外有点不一样。因为当时我没有去那些很大的一些城市,没有去北京,没有去上海。我去了安徽省芜湖市,比较喜欢这个地方,小地方。那时候人口芜湖就有两百万人口啊,对我们来说这个还是挺多。但是按照中国的表现来说是很小的一个城市。然后外国人也很少。我零八年到的时候就有七十个老外。

M:就是整一个城市,两百万人,只有七十个外国人。天哪,什么感觉,你走在路上(的时候)?

B: 那时候……不是跟现在一样啊。你那时候看到一个老外在街上还是比较奇怪的,不是很普遍。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在一个台湾手抓饼,点个东西,然后一个妈妈抱着一个小baby 过来 然后指着我说,哎,你看,老外!我还觉得我是什么动物园里的动物。然后那时候我教英文,学生都把手机藏在书里,偷偷拍我什么的,都比较新鲜。但是从二零一一年左右之后,就没有这样的新鲜感。

M:嗯,但是你还是选择又在中国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你八年都在同一个地方吗?

B:NoNoNo,我六年在芜湖,因为前四年是读第二个本科,安徽师范大学。然后我在那边的国际酒店上班。但是这个之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北京,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所以我去那边上班,然后这个合同到期之后,再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科技公司,也是在北京。但是这个时候啊,我有机会去美国,所以我就开始……我去美国两年三年之后终于回到伦敦。Does that make sense?

M:所以本来想四个月待在中国,然后就回伦敦,结果呢?结果去中国八年,然后又去了美国,最后才回了伦敦,绕了一个大圈。

B:然后谁知道呢?五年之后我还在(不在)伦敦呢。

M:对对,说不定,说不定明年或者是什么时候,你又去了下一个地方,可能你又回中国了。

B:对。

M:我对你学中文的过程很感兴趣,因为你学中文学了很久,你在英国也学过中文,你在中国也学过中文。你觉得你学中文的时候有没有感觉特别难的东西?

B:啊,这个,说来话长啊,因为肯定很难,在某一部分啊。但是有一部分也是很简单,比如说,中文没有什么时态——tenses, or word changes, single or plural。这个没有。

但是我说一个一个故事。我记得很清楚,我开始学汉语的时候,it’s an intensive course,每天六个小时,drilling tones, drilling it, really intensive course, right? 然后那时候每一天我头疼。止疼药没有什么用。所以那时候我爸爸他是一个哲学家。我跟他说这个情况,我说“哎,怎么了?哎,我喝水,我吃饭,我吃阿斯匹林,怎么还疼”。然后他说you're burning this new neural path with your brain。

because it is completely unlike any other language。然后这个的确是对的,因为跟alphabetic language完全不同。我记得很清楚,刚开始的时候看汉字,都是像看画一样的。这个是是,但是这个也是引起我(兴趣)的一个原因。因为我觉得汉字很漂亮什么的, but it is completely unlike anything I have learned。

现在如果我有需要写汉字的情况,我还是把我的手机拿出来,然后先打字一边看一边写。

M:这是一个好的方法。但是前提是一定要把拼音学好。因为你要知道怎么样怎么样打出来。

B:拼音这个东西啊来……我发现在美国有一些教法是先学好拼音,所以这个不单是同时跟汉字一起学,是单独学拼音,两三个月,然后可以读完整一句的拼音。

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不是特别喜欢,我觉得是一个工具而已,不是一个语言。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M:有时候英国的学生,我不知道其他学生怎么样,因为我只在英国教过中文。我觉得很多时候英国的学生太依赖拼音了。

B: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拼音很容易,因为这是ABCD都是字母来做的,但是我觉得这个……it is building a structure on unsteady foundation. That is the way I see it. Yeah it's a shortcut it's useful but it's not the language. Use it as a tool to learn the characters which are the real thing. If you want to get that far you have to learn traditional characters that is really really hard but you can 慢慢来。

 

M:我觉得拼音也是一个工具。Scaffolding is meant to be got rid of。

B: Yes to help you build the structure。

M:我们也可以给更多像你一样,也是在学中文的人。一个建议就是还是要多看汉字,最终还是要看汉字。因为Ben你在中国生活过,你知道很多时候你是看不到拼音的。

B:只有在路……怎么说road signs?

M:路牌。

B:路牌路牌,就是那个,路牌,对,那边有拼音,这个之外很少看。

M:对你去饭馆吃饭,你去餐厅点菜菜,那个菜单上面也没有拼音的。

B:对对对对,但是有图片就好了。

M:对,有图片这个是这个是真的。我知道你现在的工作很有意思。你能跟我们说一说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吗?

B:这个问题我不敢说,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我怕如果说出来了就会没有。但是是这样,特别是因为lock down,在伦敦我们的lockdown已经很长时间了,所以……I don't know how,但是我找到一份特别适合我的工作,就是localization,翻译。但是不是一般的翻译,是游戏的翻译。然后对于我来说,这个太好玩。因为我从小,长大,一直都是游戏者,非常喜欢啊。我一直用那个PS5,所以特别特别特别兴奋。所以能找到这样的合起来我的爱好,还能收钱,是最好的。Unbelievable!

M:你在用你的爱好赚钱。

B:没想过我可以我可以这样的。

M:所以你是你是翻译英国的游戏,美国的游戏,还是?

B:中国的。

M:啊,所以你要把中国的游戏翻译成英文。天哪,太棒了。

B:每天早上起床,这个是一种乐趣。不像工作。That's the best way to do it.

M:对,每天早上起床,你就可以打开你的play station。

B:I got up in my computer,然后我用一个CAT computers translation tool. It’s just great. 我只做了很短时间,所以半年之后再来问我,我还喜不喜欢。

M:对,半年之后我再问你,你还喜不喜欢这个工作。我不觉得是因为你太幸运了,是因为你已经把中文学得很好了,你已经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学中文,然后……你的英语说得很好,你的中文说得很好,所以你才有了这个机会。

B:你刚说的对于我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做翻译是一个很competitive industry,很多人都会做翻译什么的,而且有很多中国人他们的英语挺好,但是他们的中文肯定比我的好,一直都比我的好啊。What's my selling point for other people?是我的英文。特别是因为我非常喜欢学语言。我第一个本科就是古代希腊语和拉丁语。然后我也学过法语,在学校的时候。所以我特别喜欢语言。而且那个classics

,拉丁语和古代希腊语言。我的英文特别有帮助,因为很多的单词来自拉丁语。

所以我的语法,我的词汇量,哎,因为有点不好意思说,但是可能我的英文水平比一般英国人还好。这个就是我的strong point。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不能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因为我现在是太口语化,不够书面语。但是中文翻译成英文,我做的比大部分的好。

M:所以你才是最适合这一份工作。不是因为你幸运,是因为你本来就很努力。因为你很喜欢学语言,所以我还想帮大家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给很多像我们一样也在学语言的人,或者是很多像你一样也在学中文的人。

你觉得你是怎么样去克服去那些比较难的东西?

B:这个有点难说,也是因为我的背景是classic,然后那时候学classic 的人是非常传统的。所以我是学语法学单词是比较……like,read vocab list, remember the grammar. Repeat, repeat, repeat. So that's how I was learning it.  So when it came to Chinese, I am going to do it in English for this bit.  So when it when it came to studying Chinese you have to be discipline, very disciplined. And I've got ADHD so for me being able to just repeat repeat to be doing the same thing many times and it’s fine. But for writing the characters we've got the boxes and you have to really write the character 25 for every single character. I did it. There is no quick thing and this is what I told my students in China teaching in English. There is no magic pill that you can swallow that will suddenly make you good at a language. It is literally just hard work if you would ask me back in twenty in 2007. “Right would you still be going to do these years later?” I will probably say something rather impolite back again, but it's just the way that it goes. Just use it, don't be afraid to get things wrong. Don’t be afraid to说错,写错,闹笑话,你不要怕。

M:不要怕丢脸,lose face。

B:对,丢脸吧!丢就丢呗!

M:对,丢脸就丢脸吧,没有关系!嗯,对对,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这个这样的一个态度,很适合学习语言。

B:对,因为没有一个黑白的单词,没有一个……肯定是这个的,只有一个对的答案。语言没有这个。然后我特别喜欢中文是因为——你看一个字,这个字有各个意思,但是你把这个字放在这个字的旁边,那肯定是那个意思。所以这个有道理。我问我的朋友啊,这是去年春天的时候,我说pollen,中文怎么说?然后他说花粉。然后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单词。但是因为我知道花是什么,花是flower,但是什么粉,肯定powder。所以pollen肯定就是flower powder。 Of course it is!太太有意思了,我特别喜欢这个。

M:就是中文很多词语,它很有逻辑。比如说……firework。烟花,烟,就是smoke 花,就是flower。 Flower in the sky with smoke。

B:I think my favorite one is电脑。Electric brain,It’s just awesome, and for me that is something that really attract me to learn the Chinese because it made sense. I always say that when the aliens come down Chinese will be the first language that they decide for.

M:为什么?为什么?

B:Because it’s encoded in the character, the meaning.

M:I feel like sometimes it learning Chinese is like constructing, like decoding a mysterious story. You're reading a detective story to find all the clues to help you solve the mystery.

B:That’s because it’s character based for me, and what I like about this when I teach a Chinese kid English, they can sometimes read the whole sentence perfectly.

But when we do what's this word mean, “我不知道”. If you know how to read the letters you can read out a sentence. But for Chinese, the sound and the shape and the meaning are all one. That is really so different but also awesome. 还有很难的一个部分在哪儿?我觉得有一些字,比如说 “的”,这个没有直接的翻译,所以这个概念先要了解好,才能用。然后我记得零七年在伦敦,(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懂了怎么用的。还有动词后面的“地”,这样的很有意思,也很难。只能practise。没有其他的方式。

M:对,而且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练习。所以这个应该也是你给其他人的一个建议吧,就是,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可能要花很久,但是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懂的。

B:Also there’s the way I see it-there are 1.4 billion people who can speak Chinese. Listen, then you can learn i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croll to Top